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王爷别追我,我要回现代_ 第四百二十四章大结局(一百三十二)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shadow娟小说王爷别追我,我要回现代 第四百二十四章大结局(一百三十二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最让我心慌的是,最近我总能梦见那本书中最后的结局。



    每次,我都会在梦中哭醒……



    “少夫人起的真早。”



    一进餐厅,佣人们朝我点头,有些歉意地道,“早餐还没准备好。”


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慢慢准备。”



    “是,少夫人。”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我走进更衣室,换上一件当季的长裙,曲线优雅,加上一件大气的披风,刻意让人给自己上妆。



    镜中,我看到自己的眼神很不定。



    我承认,我现在心神不宁。



    我想给萧瑾煜打电话,又怕为一些无聊的流言烦到他,他找人真的找太久了。



    我等得一天比一天不安。



    化上高贵美丽的妆,我踩上一双恨天高,从佣人手中接过一只价值千万的包包,往外走去。



    “少夫人。”金分一身斯文西装,早已等候在外面。



    “跟我出门。”



    我淡淡地道。

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分紧跟其后。



    两人坐上豪车,保镖们迅速坐上后面的车跟上保护,车队在萧家地界开着。



    远远的,我就见一群记者站在路边,密密麻麻的,像在开传销会一样,人挤人。



    见有车出来,一阵闪光灯疯狂地亮起。



    记者们迅速将路都围堵起来。



    我按下车窗,让他们能容易一点拍到我的脸。



    车被堵在路上停滞不前,保镖们下车开始挡人,无数的闪光灯落向我的车,纷乱的声音接踵而来,“萧太太,谈一下吧。”



    “萧太太,你和萧瑾煜萧总真的离婚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和他结婚是不是真的因为利益?”



    “你现在从萧家出来,是为了打破离婚传言吗?萧呢,为什么从头至尾他都不出面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问题狂轰乱炸。



    我坐在车里直视着前方,目不斜视,端正身体,努力维持着一个豪门少夫人该有姿态。



    一句话都没有多说。



    保镖们将记者们隔开,司机将车往前开去,我将车窗升起来。



    金分坐在副驾驶座,转头睨了我一眼,眼中有着赞赏。



    安心年轻虽轻,但处事却从容漂亮。



    丝毫看不出来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编辑。



    “你下车吧,让金医生开,我有些病情要问他。”离开那些记者,车开出去一段路后,我出声。



    司机很会看眼色,明白这句话我是对他说的,毫不犹豫的将车队靠边停车。



    然后司机下车,换人。



    金分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,伸手推着眼镜,从后视镜里睨了一眼坐在车后座的我,“少夫人认为,这些新闻是谁在背后搞鬼?”



    闻言,我的脸色沉了沉,反问,“你认为呢?”



    真的是有人故意在萧瑾煜离开的时候,拼命放负面―新闻中伤他?



    “自然是谁得利益最大,谁就是背后的那个人。”



    金分道。

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

    我立刻说道。



    我能想到得到利益的人……只有席锦荣。



    可席大哥在杰丝岛之后,对萧瑾煜的态度明显变化了,他不会在暗中搞鬼的。



    “看来少夫人和席总也有交情。”听到我立刻否定,金分边开车边道,“少爷负面累累,受益最多的是身为席氏集团的席锦荣。如今他们有美国的白家撑腰,又手握瑾煜集团的股份,假如这个时候少爷出现负面―消息,那毫无疑问,他的利息将会最大化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我听着金分分析。



    “少爷不在,席氏最近的活动大大增加,小动作不断,再加上最近的制造舆论就是让人心偏向他。”金分继续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他不会那么做的。”我不相信,“我要封锁新闻流言。”



    不能再让这些流言中伤萧瑾煜的声誉了。



    “这个得找秘书部。”金分把车停到一处湖边,转头看向坐在后座的我,推了推眼镜,面色凝重地道,“如今的瑾煜集团暂时好找不到萧上这样优秀的公关……”

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后,金分再次开口,“少夫人,我想问您一句实话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少爷不在,您有多少把握能管理好他所有的手下、人际关系,以及财产?”金分抛出一个大问题。



    管理萧瑾煜所有的手下、人际关系,以及财产?

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。



    那些是萧瑾煜经营了多少年的,我一个玩手指头的怎么能管理的来?我连什么事找谁都不知道。而且,萧瑾煜怎么可能不在……



    他不过是出去一段时间找人而已。



    “你这么问什么意思?”我紧张地看向他,“是不是萧瑾煜出事了?你这一段时间经常外出,到底是去做什么了?”



    金分蹙眉,没有说下去。



    我越发不安,不理他,径自拿出手机拨打出萧瑾煜的电话,手机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声,提示电话无法接通。



    我的心顿时像沉入万丈谷底。

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为什么电话会接不通?我的脸色一片苍白。



    一股浓浓的不安感朝我疯涌而来。



    “少夫人,你先别急,少爷通知我,他接着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和外界联络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为安全。”



    “他说过去找人没有危险的!”又像上次在杰丝岛一样失联,这样的情况要闹几次才能停止。



    “少夫人,少爷既然说了没危险就一定没危险。”



    金分是个杀手,虽然也从事心理咨询工作,但安抚少爷女人这种工作不是他能做得出来的。

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他,马上去机场。”我一刻都等不了。



    我要马上见到萧瑾煜,活生生的萧瑾煜。



    去找父母,为什么会把自己找到失联?他们才和好没多久,为什么又出这样的事!我一定要见到萧瑾煜!我现在就要见到他!



    “少夫人,如果我是你,我会留在国内。”金分道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盯着他。



    “您去了帮不上少爷的忙,你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。”金分说道,“相反,留在国内,你可以帮少爷管理所有的事,包括阻止一些流言新闻,守住他该有的一切,让少爷回来之时,一切都还等着他。”



    真不愧是玩心理的,真容易打动人。



    我坐在后座半晌没有说话,我知道金分说得都有道理,可要我就这样等着,我要等到什么时候?



    我现在就已经等得快疯了。



    “少夫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。”我闭上眼,手指抓紧身上的裙子,“我再等一个星期,如果他还没回来,我不会帮他守任何东西,我要去找他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金分松了口气,低头看到自己的手机,上面短信有一串暗码,是萧瑾煜21天前传来的——



    我要她不少一根汗毛,不掉一滴眼泪。否则,你拿命来换。



    这是萧瑾煜给他的最后一道命令。



    后来,他和少爷的联络就中断了。



    “我怕我守不住他的东西。”我道,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少,我怎么做到。



    “我会帮你。”金分说道,“少爷的事我义无反顾。”

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,头靠到车窗上,呆呆地望着外面,有些茫然……



    为什么我和萧瑾煜就不能好好呆呆在一起呢?



    我以为所有的一切已经结束了,从今天往后,我能和萧瑾煜开开心心地在一起,为什么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

    算上这一次,萧瑾煜已经抛弃我三次了……



    我是不是注定被抛弃的命?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夜晚,我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月色,抱着双臂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。



    好像认识萧瑾煜以后,我总在等待。



    我等在家里,等待他下班回来;



    我等在安宅,等待他有可能会来看我;



    在杰丝岛也是,我一样在等,等他走出意志消沉……



    为什么老让我等呢?



    我也有等怕的一天,我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心脏,一次一次地等,总有一天我也会熬不住的……



    我伸手摸向自己脖间的星光吊坠。



    萧瑾煜,你在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

    你一定要回来。



    一定。



    大厅没有开灯,静悄悄的,夜色笼罩,我一个人安静站着,指尖摩挲着脖子上的吊坠,望向窗外稀疏的星光,默默祈祷——



    “如果萧瑾煜注定一生坎坷,求您让他平安回家,我愿折寿相抵。”



    一定要回来,平平安安地回来。



    一夜未眠。



    翌日清早,我刚坐到餐厅用餐,一个佣人就满脸惊慌、跌跌撞撞地跑进来,“少夫人,出大事了!你快看早上的新闻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新闻?”



    一夜没睡,我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,脑袋一直晕乎乎的。



    佣人张了张嘴,又止住,不敢说,就把报纸搁到我面前的桌上。



    只见国内销量最广的报纸头条上赫然写着一排大字——



    瑾煜集团被易主,萧瑾煜失踪,据悉已在国外去世。



    去世?



    这种滥新闻也写得出来?!



    “太过份了!”



    下面洋洋洒洒的一篇文章,我根本看不下去,拍着新闻报纸从桌前站起来。



    或许是起得太猛,我的脑袋一阵晕眩,眼前的餐厅在四下旋转,转得得我站都站不稳,人往一旁倒去。



    “少夫人——”佣人连忙上去扶我,担忧地道,“您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我闭了闭眼,再睁开眼时人没那么晕了,我推开佣人,“我没事,准备车,我要去瑾煜集团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快去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少夫人。”佣人点了点头,快步走出去。



    我按了按太阳穴,脸上有些盗汗,我深呼吸几口,大步往外走去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瑾煜国际集团,m字形的建筑,是市内的标志性建筑,大厦处在商务中心,是金融界巨头的象征。



    阳光渐暖。



    一排豪车停在集团大厦前,令正要上班的职员们纷纷侧目看过来。



    司机下车打开车门,我一袭春装下车,我一下车,门口的职员们都纷纷傻了,个个看看我,又看向手上新买的报纸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